当前位置:

美“重返亚太”给东南亚带来喜与忧

来源:新浪新闻 作者:吉翔 编辑:新浪新闻 2019-06-07 02:48:30
时刻新闻
—分享—

“重返亚太”是近年来美国外交战略出现的重大调整,在东南亚各国引发复杂反应。本报今天刊发中外专家观点,希望有助于读者从多个侧面进一步了解这一事态的发展现状和走势。

问题一:美国“重返亚太”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奥巴马最近的东南亚三国行对于推进这一战略有何意义?

素林(东盟秘书长):随着东亚地区在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中的重要性日渐凸显,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很多外部国家和经济体都开始加紧介入这一区域,加强与这一区域国家的关系。美国加强与东盟的关系也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戴尚志(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主席、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美国“重返亚太”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东盟正成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区域之一,东盟经济的规模不小、发展基础也很好。

披蒙婉(泰华农民研究中心副主任):有一些数据可以用来解读美国“重返亚太”的考虑。我们中心的调查显示,虽然美国仍然是泰国的重要贸易伙伴,但美国以20%的占比作为泰国第一大出口市场长达20年的局面已经变化,目前泰国对美出口已下降到出口总值的10%。这样的情况同样发生在其他东盟国家,美国曾同样以20%的占比作为东盟第一大出口市场长达20年,但目前美国占比仅为7.5%。与此同时,中国市场对泰国及东盟的重要性却持续上升,中国已经成为泰国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市场,对中国出口在泰国出口总值中的占比为20%。

赖瑞·史杰(柬埔寨发展资源研究所执行理事):美国意识到亚太地区是世界经济中蓬勃发展的一个区域,中国经济在过去10年中表现非常强劲,中国在区域内的地缘政治影响力在加强,这是美国认为有必要调整其战略重心的一个重要原因。至于这一政策是否为了遏制中国,我认为,如果美国真是这样想的话,很不现实。我知道这也是中国的关切。美国和中国都将在亚洲发挥重要作用,但我的确担心,美国的介入会使地区的经济和安全关系复杂化。

提塔南·蓬苏迪拉克(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政治学系主任):美国“重返亚太”是力图促进区域的政治合作、减少紧张局势,进而创造多边规范、规则和制度。这显示出美国不仅仅让自己成为一个保持主导地位的霸权国家,同时也是一个为东南亚国家在规则和机制基础上解决冲突的制衡力量。

俊拉齐(泰国法政大学东盟研究中心主任):奥巴马最近对泰国、缅甸和柬埔寨3国的访问,是为了向外界显示“美国在这里”。因为世界经济前景低迷,只有亚洲仍然具有相当强的活力,美国经济要复苏就必须更多地依靠与亚洲的互动。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最近在访问新加坡时,就强调了美国经济对维护美国主导地位的重要性。美国同时希望向外界显示,美国在亚太地区具有强大的实力,本地区国家要做什么,必须先考虑一下美国的立场。

陈刚(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奥巴马此行的重点是加强与区域内国家的联系,不必过分解读为针对中国。以缅甸为例,缅甸资源丰富、人口和国土面积在东盟国家具备一定规模,此外缅甸刚刚开放并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西方国家纷纷把缅甸当做新一轮的投资重点国家,不仅仅是美国,很多西方人士都在学习缅甸的语言,希望可以发掘在缅甸的投资商机。此次奥巴马访问缅甸,是希望进一步影响缅甸的改革和发展。

问题二:美国“重返亚太”给东南亚带来了什么,东南亚国家是怎样看美国“重返”的?

常万纳瑞斯(柬埔寨和平与合作研究所执行理事):美国“重返亚太”是意图在战略、经济、软实力等方面全方位介入这一区域。东盟不希望美国的“重返亚太”为这一区域带来更多的冲突和紧张。东盟国家总体上欢迎美国在亚洲的存在和具有积极意义的“介入”,东盟更希望发展与美国的经济关系。

史杰:美国“重返亚太”会引发东盟内部的一些紧张情绪。东盟国家非常希望与中国和美国都保持强劲的关系。但东盟今后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与中国的关系,同时,一些东盟国家希望美国在亚太扮演“平衡”中国影响力的角色。这对东盟而言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情。同时,“重返亚太”的美国也应当更加小心谨慎,并负起责任,美国不应该看起来像是特别支持某些国家,这一点非常重要。

杜差帕(泰国法政大学政治学专家):美国在减少军费的情况下,为了维持在亚太地区的强势,唯一方法就是依靠军事同盟,不论是保持了长期同盟关系的日本、韩国,还是一度被忽视的澳大利亚、泰国等。这会引起中国的警惕,也是东盟国家需要认真考虑的。

苏克玛(印尼战略和国际事务研究中心执行董事):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是有必要的,希望美国能更多地参与东盟建设,加大对东盟的投资。但是,印尼和美国的军事关系始终发展缓慢。针对美国在澳大利亚达尔文驻军并在新加坡增加驻军力量,很多印尼学者并不认同。他们不认为更多的军事存在是维护地区稳定的重要因素,担心如果印尼在策略上偏向美国可能导致亚太地区的未来不能完全由本地区国家做主。

蓬苏迪拉克:东盟各国对美国的这一战略有分歧。总体而言,所有的东盟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接受美国“重返亚太”的政策。其中,一些与中国有领土争端的国家可能更强烈地支持美国的这一政策,有借美国来平衡中国的考虑;一些与中国关系更紧密的国家,尤其是一些内陆东盟国家虽然也欢迎美国的这一战略,但并不那么强烈。

戴尚志:美国要想重返亚洲这个在全球经济中增长最快的地区,最重要的就是要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但我们同时看到的问题是,我们亚洲一些组织或国家之间的关系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处理好,所以美国要来搞“再平衡”是有机会的。如果我们地区本身是强大的,大家相互关系不错,就不会有什么国家还需要美国这个“中间人”,也不会因此而导致各方关系紧张。我们应当在美国“重返亚太”之际,抓紧处理好我们内部的关系。亚洲国家应充分利用东盟、东盟与中日韩(“10+3”)等平台,解决好一些问题。

问题三:美国经济、中东局势会给美国“重返亚太”带来什么不利因素?

戴尚志:经济力量是政治力量的基础。因为自身的财政问题,美国无力支持其“重返亚太”的战略,美国的“重返亚太”也因此开始产生负面效应。亚洲地区对美国经济持续疲软存在普遍焦虑。即使美国能避免目前“财政悬崖”的危机,但巨额债务给持续强劲的经济复苏蒙上了阴影。此外,美国重新为经济注入活力的努力可能对其他国家产生负面影响。奥巴马政府将可能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低利率政策,这会造成美元疲软,引发资产价格的变化,影响新兴市场国家。这一因素将对美国和亚洲的接触产生挑战。但是,预期美国经济未来的提升,也有给亚洲带来积极影响的一面。

对于美国经济“重返亚太”,我们别无选择,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亚洲希望美国在经济上更积极地参与亚洲发展,不应该仅代表美国人的利益,而应努力使每个国家都受益,例如推动降低贸易壁垒、公平竞争等。美国过去在这些方面有好的记录。迄今为止的国际贸易全球化,美国发挥了重要的主导作用,美国总是推动降低贸易壁垒。美国在推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方面也做了不少工作,而中国加入世贸不仅使中国受益,也使我们所有人受益。但美国现在的考虑是,自由贸易在变得不“公平”,亚洲一些产品低价竞争、不利环保、不利社会发展,使美国人失业、美国企业不赚钱,尤其是在美国经济发展不顺利的时候。美国在亚太地区推动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就是要将它坚持的贸易规则搬到亚洲。但在这一过程中,美国应该意识到,有些市场是有地域区别或地域优势的,比如德国、日本在汽车领域,欧洲在奢侈品方面的优势。即使我们使规则尽可能公平,美国仍将难以与这些对手竞争。东南亚希望美国在经济上“重返亚太”能带来一个双赢的局面。经济领域不同于政治领域,双赢是可以实现的。

陈刚:奥巴马在上一个任期内提出了美国在亚洲的新战略,但是更多的是口头上的宣传。奥巴马虽然在下一任期或将努力实施一些突破,但美国政府目前的精力和能力都相当有限,被其众多的国内政治经济问题所牵制。包括美国主导的TPP,目前仍然是雷声大雨点小,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在短期内仍停留在一种“展示秀”上。

蓬苏迪拉克:美国的财政限制使得美国“重返亚太”政策的可信性存疑。此外,在美国长期陷于中东局势泥潭、耗费其大量精力及资源的背景下,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实现这一政策也值得商榷。总体而言,美国“重返亚太”的政策有局限性,但是仍足以为亚太地区带来变化。

问题四:东盟对中美未来在这一地区的相处有何期待?应如何应对美国“重返亚太”政策带来的变化?

素林:美国和中国在亚太的竞争不断增强,东盟在处理与两个超级大国的关系时需要格外谨慎小心,要平衡好与两者的关系。这并不容易,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但东盟会保持中立,不会选边站,希望从中获益而不是受到伤害。

李键雄(东盟秘书处公共事务部主任):一些东南亚国家希望得到美国的支持,来增加安全感,但并不希望因此影响到与中国的关系。它们清楚地意识到美国亚洲政策的实质是出于其自身的国家利益,对卷入美中竞争有担心。

俊拉齐:未来4年,奥巴马在亚太推行的“再平衡”战略会增强,泰国需要做的是发挥外交智慧,做好与大国的沟通合作,同时多联系印尼、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形成统一力量,共同维护本地区的安定和发展。泰国需要在超级大国之间寻求“软平衡”,不能跟任何一个大国做敌人。现在不是冷战时期,中国和美国都是泰国的重要合作伙伴,而且美国已经重新回到了亚洲。泰国必须保持中立,最好不要选边站。泰国希望的是,跟所有国家都是朋友,跟所有国家都不是敌人。

戴尚志:我们希望中美保持良好的关系,也相信中美领导人能处理好双边关系。当今世界有很多问题需要美中这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一起寻找解决办法,合作才能共赢。

常万纳瑞斯:中美关系对这一区域的未来会有重大影响。东盟希望中美两国更多地展开合作而不是对抗。虽然中美在区域内的竞争不可避免,但应该是健康的良性竞争。

蓬苏迪拉克:东盟国家不应该受困于中美两个大国之中,应该从中美的竞争中更多地获取利益,并成为亚洲局势安全和稳定的一个来源。

史杰:我们在历史上还没有遇到过像中美两个大国同时出现在太平洋地区这种情形。我们看到,两个全球性大国在这个地区的利益有所重叠。这和冷战时的旧世界秩序不同。对于东盟和其他亚洲国家来说,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地缘政治现象。东盟国家希望,第一,美国和中国应当使双边关系看起来不像是咄咄逼人的竞争关系;第二,美国及其在这一地区主要盟国也尽量不要给中国带来一种感觉,即它们正在遏制中国;第三,美国应意识到亚洲地区一体化,尤其是东盟和中日韩经济整合的重要性,并且对“这是东盟的首要任务”表示尊重。

美国作为主要的全球性大国,在亚太地区有合理的经济和安全利益。我担心的是,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会聚焦于在南海争端问题上为东盟的一些声索国提供支持,使事情很难得到解决。为此,中国继续深化与东盟的协商和讨论就显得非常重要,这有利于缓解紧张情绪。

陈刚:东盟对于与中美发展关系的思路近年来一直没有变化,即希望与两个大国都发展双边关系,绝不希望为了同某一个国家的关系而削弱与另一个国家的关系。东盟与中国的关系近年来并没有太多地受到美国“重返亚太”和南海问题等影响。总体而言,因为东盟在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性非常大,包括越南、菲律宾等声索国在内的东盟各国都非常希望与中国维持良好的关系。恶化与中国的关系不符合东盟的利益,东南亚舆论也普遍对中国与东盟的未来关系持乐观态度。

(本报驻泰国记者丁刚、孙广勇、暨佩娟、于景浩、王慧、韩硕,驻印尼记者刘慧采访、整理)

www.jnustu.net

阅读下一篇

返回首页返回考研频道首页